憶童年-育幼院篇

 

每每想起童年時的種種,總忍不住想笑,但在笑臉裡總藏著一絲絲遺憾。我童年的歲月由於小兒麻痺的關係,大部份都在育幼院度過,缺乏父母陪著成長的遺憾。不過育幼院裡點點滴滴的趣事,仍是我們最為津津樂道的往事。

疊被樂
由於育幼院人數眾多,為了管理有規律,院長便採用軍中管理方式。於是我們也要像阿兵哥一樣,早上起床要疊豆腐被,不但要疊得正正方方,有菱有角,還得把育幼院的字樣疊上來。甚至為了訓練我們的棉被疊的有模有樣,還舉辦疊被比賽,還有學長教學弟妹疊被的傳承。而我們就常把疊被子當遊戲玩,常常在左疊疊、右疊疊中睡著了,唉!誰叫棉被這麼溫暖呢。

洗澡篇
既是軍旅的生活,洗澡當然也是洗團體澡,雖然不必像阿兵哥一樣洗戰鬥澡,但得先把衣服脫光,再以跑百米速度似的,在浴室與房間狂「爬」。由於浴室的通道是相通,所以男生、女生很怕在進出浴室時,撞見彼此赤裸裸。於是雙方在進出時,都得先探個頭出去望一下,看看對面有沒有人。有時不巧兩方都剛在對望時,往往男生就會展現紳士風度,示意讓我們先行。萬一真的在通道上赤裸相遇,只好滿臉尷尬與驚慌,猶如逃難似地趕緊爬離現場,往往在逃離的過程中,還會傳出幾聲慘叫,因為衝太猛撞到人或撞牆了。

為了避免再發生這種尷尬,更想作弄那些臭男生〈看,女生多壞〉,所以會讓洗好澡的同學,坐鎮在通道中間,這麼一來男生就不敢出入。當然男生也不甘示弱,也一樣畫葫蘆,請人在通道坐鎮。可惜呀!怎敵得過我們的「耍賴加撒嬌」地喊:「老師!對面有男生在通道,我們不敢出去!」嘿嘿!經我們這麼一喊,難保老師不出面遏止:「你們在幹什麼,男生應該要讓女生啊,趕快走開」。唉!可憐的男生啊!只好瞪著怒眼,心不甘情不願的讓我們。看吧!女生真是壞啊!

其實院裡的老師們,也為這「通道」傷透腦筋,曾想盡各種辦法阻隔,又怕那些障礙物讓我們在嬉戲時發生意外,造成無法挽回的憾事,更難對家長有所交待。只好讓我們每天的戰火在通道燃燒,也因為有這樣的戰場,讓我們每回憶起此事,總會引起陣陣狂笑。

蜥蝪爬樓梯
復健醫生教我們上下樓梯要用坐的方式,手扶梯把慢慢坐上樓。可是頑劣的我們,怎肯乖乖地、慢慢地坐上去呢。當然要用大人眼裡最危險的招式「蜥蝪爬樓梯」上下樓。就是先把身體趴在梯階上,然後用手撐著階梯往上爬,其實上樓比較不適用這種方式,但下樓時,只稍幾秒就可溜下樓。現在想想當年那個樣子,很像一隻蜥蝪爬伏在梯間般,因此我稱作蜥蝪爬樓梯」。

雖然這種方式上下樓速度會快些,但總在大腿上留下片片瘀青,若一個不留神,就會摔滾下來。相信男生在小時候,都曾利用樓梯的扶把,當溜滑梯滑下來的經驗,常把大人嚇得臉色鐵青,深怕有個閃失,傷了「蛋蛋」就絕了後。院裡的老師也怕得很,怕家長假日帶我們回去時,看到身上青一塊,紫一塊的,恐怕有被告進警局可能,那不是很冤嗎。於是威脅加懲罰,頻頻警告,不準我們再這麼上下樓。可是怎禁得了頑劣的我們,常常趁著大人不注意時,故態復萌來往樓上樓下。

竹子炒肉絲
早期考試若沒有考六十分以上,少一分就會被打一下。像我這種數學永遠拿零分,最多也不超過二十分的人,屁股及手心常被打得紅通通,是常有的事。打到最後學校及院裡的老師,每看到我的成績,只好搖著頭、嘆著氣,拿起藤條在我手心打幾下聊表心意,因為就算打到屁股開花,也無法讓我的成績變好,從此我就變成數學白痴。

印象最深的一次,是有一天晚上,我們晚禱告結束後,距離就寢還有一點點時間,於是羅老師要我們乖乖地在客廳玩,特別交待不能大聲喧鬧,以免隔天遭來左鄰右舍興師問罪,隨後她就洗澡去也。哪裡知道她前腳才剛進浴室,後腳我們就嘻鬧得翻天覆地,差點把屋頂給吵掀。當時我剛好坐在客廳門口,看得見浴室的動靜,這時就看見羅老師氣急敗壞,一手邊拉洋裝的拉鍊,一手拿著雞毛氈子,大聲地遏斥:「統統給我坐好,手伸來。」頓時鴉雀無聲,只聽「啪啪啪」雞毛氈子打過手心的聲音,還有老師邊打邊罵:「叫你們不要吵,你們卻吵成這樣,統統回房睡覺。」我們只得帶著滿臉驚恐,眼眶噙著淚水,慢慢地爬回自己的被窩裡暗泣。唉!誰叫我們這麼頑劣呢,自找挨打。

童年早已離我好遙遠,育幼院也改建成大樓,院長及牧師早已蒙主寵召,甚至好些同學到主的身邊當天使。但永遠忘不了在育幼院,受到院長及師長們的細心呵顧,及無時無刻激勵我們,要做個「殘而不癈」勇者。更為了我們畢業後,生活能自立自理,訓練我們洗衣、洗碗、整理各項生活事務,還教我們煮飯切菜,儘管差點把手指切斷,也不希望我們成生活癈人。還不斷地敦勉我們要有顆樂觀進取的心,不要因身障而自卑、自棄。也許有這麼多師長的愛護、諄諄教誨,讓我們長大後,不管遇上多大的挫折,都能以樂觀的態度面對與化解。(文/玟玲)

 

Tags: , ,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