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梅綻放的時刻

有三位女性,針對手上的資料做討論。

基金會社工員與家屬討論服務內容與計畫。

獨自坐在門口的椅寮,聽著收音機傳來一首首台語老歌,想著過往的回憶,雙眼憂愁、臉上沒有一絲笑容,杖朝之年的阿梅,本應該是含飴弄孫的時候,卻一人守著空蕩蕩的老屋,對於近期的事情,阿梅沒有太多印象,但過去的事情卻記憶猶新,阿梅總能滔滔不絕。

每當有人問阿梅:「恁刀厝內ㄟ郎勒?」阿梅總是潸然淚下,阿梅的父母親、老公相繼離開人世,手足各自成家,唯一的冀望-養女,卻因婚姻問題與阿梅吵得不可開交,已多年沒有消息。

阿梅瘦弱的身體,說明有一餐、沒一餐的窘境,原先可以自行徒步外出買菜、煮飯,隨著身體日漸退化,體力下降,阿梅不再喜歡外出,取而待之的是呆坐在家門前、看向遠方,想著過往的回憶。

裝載著阿梅滿滿回憶的老屋,也有不堪負荷的時候。因潮濕造成牆面油漆剝落,天花板如不定時炸彈,隨時會落下;鐵皮搭建的狹窄廚房,僅有腐朽的木門,沒有擺放器具的廚櫃,北風呼呼吹過,將粒粒沙塵吹起,覆蓋在暴露的器皿上;沒有浴室的家,阿梅只能在廚房的小角落盥洗,生理需求則在屋旁的空地解決,衛生習慣成了隱憂。

失智症的阿梅,不記得貴重物品放置的位置、是否有用三餐,想請阿梅穩定服藥,更成了一樁難事。有時還會伴隨著妄想,認為有人想傷害她、偷竊家中物品,生活過得緊張兮兮,無法好好休息,也常與鄰居產生口角,甚至出現攻擊行為,使鄰里關係緊張。

阿梅獨自在家,無法穩定用餐、用藥,居家的環境衛生也是一大隱憂,但阿梅似乎沒有意識到這些問題,阿梅覺得現在的生活,挺好的!社工員看著阿梅慢慢退化,明白時間不等人,讓阿梅穩定就醫、用藥,絕不能再拖延,經社工員多次遊說下,阿梅終於點頭答應,並在社工員的陪伴下就醫。另一方面,社工員拜訪里長,請里長多加協助,里長雖無法二十四小時陪在阿梅身旁,但時常到阿梅家,關心阿梅有無吃飯、用藥,更協助阿梅保管身分證及健保卡。

為使阿梅能夠更穩定用餐、用藥,避免在家無所事事,退化更加嚴重。社工員聯繫日照中心,詢問招收相關規定及收費情形,並與日照中心協調,提供阿梅試讀幾天的機會。社工員陪同阿梅去日照中心觀看環境後,阿梅同意白天到日照中心。而社工員透過臺南市政府家庭福利服務中心,聯繫上阿梅的女婿,協助阿梅支付日照費用。

現在阿梅每天都開開心心到日照中心去,阿梅向社工員表示,平時在日照中心結交新朋友,一起聊天、做手工藝,大家都很照顧她。日照中心的社工表示,阿梅常常跟他分享些有趣的事情,臉上的笑容也變多了!而日照中心也協助阿梅,將中午的午餐打包一份,供晚上加熱食用,原本消瘦的阿梅,在穩定用餐下,如今多了幾分福氣呢!

透過聯合勸募的支持,美善社會福利基金會執行了「臺南沿海地區「老大人」美善生活支持服務」,幫助了數十位如同阿梅相似境遇之社區長者和他們的主要照顧者,陪伴他們一同面對照顧問題,落實在地生活、在地老化的目標,更達到「尊嚴~讓人人擁有~」之願景。

(本文轉載自財團法人台南市私立天主教美善社會福利基金會美善期刊第11期,作者為社區長者服務社工員王琬臻,感謝基金會慨允轉載。)

 

Tag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