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我照護床 還我如廁尊嚴

文/台灣身心障礙兒童權利推動聯盟(身障童盟)

我們是一群身心障礙兒童的家長,我們的孩子因為行動不便需要靠輪椅行動,然而我們長期在外使用無障礙廁所時,因為孩子無法站立也無力自行支撐身體,所以每次在使用無障礙廁所時,情況都非常的艱辛和危險。

雖然多數的無障礙廁所也結合親子廁所的功能,但是親子廁所內的尿布台並不適合我們使用,有些孩子不得不包著尿布,但是穿著尿布也有更換的時候,只能克難的讓他們坐在輪椅或推車上更換,坐著換尿布是一件非常困難的事,尤其當他們的體型越來越大時,就必須有其他人來幫忙把孩子的身體撐起;沒有人手的家長甚至是蹲在地上讓小孩躺在大腿上穿脫褲子,儼然是把自己當成了隨身照護床,這不僅要有很好的平衡,對家長的身體更是造成負擔,如果平衡不好,兩個人有可能都會摔到地上;有些家長甚至要隨身帶著報紙或塑膠墊,以便讓孩子如廁結束後躺在地上清潔。大家都清楚台灣多數公廁的狀況,不是太髒就是太小,根本是讓這些家長和重度肢體障礙的孩子或家人,處在一個困難、危險而且沒有尊嚴的處境:

 

家涵媽媽表示,18歲的家涵從小外出解決便溺問題就是包尿布,曾在花博園區參加公益活動時,因身體不適,導致大便溢出尿布,弄髒衣褲,而園區內的無障礙廁所並沒有設置照護床,最後在眾人的協助下,搬來長桌在廁所外直接更換,克難地用外套、雨傘遮掩,人來人往,十分丟臉,雖然我們的孩子行動不便,仍應享有身體的隱私及尊嚴。

趙爸也分享,記得二十多年前帶著老父親出門,最擔心的就是如厠問題。心想:「如果有一個可為家父穿脫衣褲的平台,那該有多好啊! 」今天看到台灣身心障礙兒童權利推動聯盟(簡稱:身障童盟)的倡議,要求一個尊嚴又安全的如廁環境及一張可穿脫衣褲照護床,不只是對身障者需要、還有老人都很需要。

樂樂媽媽氣憤的說出:「我們家長還得自己一關一關個別去陳情,然後每一關都要走一次,等這些流程跑完,我也抱不動孩子了!」營建署就是敷衍了事,今天才會站在這裡請大家重視身障者的權益。台灣已進入高齡化社會,我們每個人都會老,在場的你或我,未來的某一天都可能成為照顧者或被照顧者。

澄澄媽媽表示,尿布台僅符合2歲以下兒童使用,且位置都架很高,以前勉強使用,但當體重超過15公斤時,為了安全起見,也不敢再使用。已經9歲的澄澄,身高115公分、體重22公斤,在外如廁是他們最大的問題。2013年全家到沖繩旅遊,發現日本連市場的無障礙廁所都有設置照護床,反觀台灣政府,直到2016年才聽聞台北桃園機場有設置照護床。

 

孩子會日漸長大,而高齡化社會也即將到來,行動不便的老人、成人障礙者、臨時受傷的人也都跟我們身心障礙兒童有一樣的需求,需要一個有尊嚴又安全的如廁環境,提供他們一個可以平躺、讓照顧者為他們穿脫衣褲的平台(如附圖中的照護床,資料來源:輔具資源入口網)。

 

身障童盟發起人周淑菁表示,照護床在國外已經相當普遍,而台北市的中山堂、桃園國際機場皆已設置,使用者的需求是無所不在,如果國內無障礙廁所的硬體設備規格還停留在過去,照顧者在外的協助將會越來越困難,唯有即刻規劃改善、尊重人民的需求,才是進步國家的表現。

我們已經數次去函內政部表達訴求,去年更發起『一人一信,我要照護床』行動,結合家長力量共同發聲,無奈營建署近日的回應卻是:照護床已經寫進無障礙規範但沒有強制性的『附錄』當中,如此,未來身心障礙者想要放心在外如廁,仍必須向各單位不斷陳情,才有辦法達到符合需求、解決問題的目標。

身障童盟呼籲政府應儘速將照護床列入無障礙廁所的必要設備之一,將醫院、車站、捷運站、公園、學校、政府機關、百貨商城納入第一階段的設置重點目標,再逐步推動到其他私人營業場所,還給行動不便者應有的如廁尊嚴,同時能減輕照顧者的負擔,更是保障使用者的安全。

 

身障童盟簡介:
台灣身心障礙兒童權利推動聯盟(簡稱:身障童盟)
身障童盟係由身心障礙兒童及家長組織而成,有感台灣一直沒有為身心障礙兒童倡議的組織,以致於身心障礙兒童的基本需求長期被忽視,未來身障童盟將致力於身心障礙兒童相關權利的倡議,以保障身心障礙兒童的健全發展。

 

Tag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