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外教學無障礙不容妥協

作者: 
林硯青


第一次看到無障礙遊覽車,學校師生都很驚奇,紛紛覺得「這樣很方便」。「無障礙遊覽車」也是校外「教學」的一部分。

畢業旅行對於許多孩子來說都是一趟期待良久的旅程,不過對身障生來說看似理所當然的活動,卻有很多不為人知的辛酸。

孩子因為多重障礙肢體不便,小學時由爸爸媽媽一路陪讀,之前的校外教學因為考慮到全年級八個班,合併遊覽車的座位,若要堅持有無障礙升降的遊覽車,可能會有學生擠不進去,所以只有默默接受由爸爸抱上抱下的校外教學模式。

不過面對一生只有一次的小學畢業旅行,加上兩天一夜的行程,旅程中會有好幾個點的停留,抱上抱下真的太辛苦。何況這應該是我們在這個學校最後展示遊覽車也能無障礙的機會,我覺得不能放棄,於是開始收集資料打算跟學校交涉。

上網查資料發現有前輩為此問題努力了很久,台北市教育局也已發文各級學校,如果有輪椅生因校外教學需搭無障礙遊覽車時,所衍生的費用,可以請求台北市教育局補助。不過跟學校提起此事,卻發現學校方面對此資訊好像一無所知,很疑問到底公文到學校後,是直接被丟進垃圾桶嗎?沒關係,公文我自備,早就從前輩那邊要來了公文檔案,直接印給學校。


民國100年,台北市教育局已行文各級學校,說明將補助校外教學無障礙遊覽車租借費用,但仍有許多學校以不知情、希望家長陪同為由,將障礙生的校外教學活動交通問題丟給家長解決。(資料來源劉俊麟)


為了能讓畢旅的無障礙遊覽車不至於有任何問題,以及能在畢旅行程招標會議發揮監督作用,只好一路從班上的家長代表,到家長會代表,到什麼委員的,最終如願成為畢旅標案的審查委員。另外也提醒學校在招標時,應將無障礙遊覽車的需求放進規格裡面。

評審會議當日,只有一家廠商。在廠商華麗的簡介之後,過程中廠商還因為一句,「我們也很歡迎你們來參加畢旅!」踩到家長我的地雷,這應該跟歡不歡迎無關,我們是畢業生,參加畢業旅行是我們的權利!

確認無障礙遊覽車問題,廠商回說:「他們會盡量調度,但是好像台北市無障礙遊覽車有限,萬一不行是否能單獨復康載送。」我回說「無法接受!畢旅就是要跟同學一起才有意義,另外招標規格是否載明無障礙遊覽車的需求?如果有無法履約,按照招標法規是否應流標?」聽到流標處理,大家都有了壓力,後來廠商承諾會處理,小學的畢旅才如願有了無障礙遊覽車。

至於住宿與活動場地,因為孩子本身使用輕便輪椅,場地廁所等都還可以,只有其中九族文化村的遊樂設施,很多無法參與。不過當車子停在日月潭纜車處,讓孩子上下車時,學校的主任、老師、同學好奇地圍觀,並在一旁說著「這樣很方便ㄟ」「真的!」,一旁的我,內心有點開心,想說大喊:對吧,明明就有這種工具,只要願意都可以辦得到啊!

這麼多年跟學校往來,常覺得要跟自己的內心爭戰,鼓勵自己不要怕衝突,不要怕被貼標籤,該堅持的就要堅持,但是真的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只是不免在想,如果家長是無暇經常到學校盯著這些事?或是家長根本不懂得上網找資料?那他們的孩子的需求是否就沒人關心?只能同學去校外教學,孩子在學校乾巴巴等同學回來嗎?

校外教學無障礙遊覽車,明明就已經有相關規定,但各縣市教育局及第一線的學校單位,卻長期忽視、應作為而不作為,讓許多家長默默承受,甚至犧牲孩子參與的權利,期待未來能從制度面改變,讓每個孩子都能開心地參與校外教學。


台北市教育局補助家長參與障礙生隔夜教育旅行費用3千元。(資料來源劉俊麟臉書)

log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