部落格

四心級服務的二手輔具租借

作者: 
第一基金會編輯組


二手輔具在出借給民眾前會做好完整包裝


二手輔具租借 解決短期使用、試用及經濟困難民眾之窘境


輔具就是輔助生活的工具,尤其對於高齡者或身心障礙朋友,只要提供適合的輔具,就能夠解決生活上的不便。在生活中,輔具無所不在,對近視的朋友而言,眼鏡就是最佳輔具;高齡的長者,走路要拄著拐杖;因車禍受傷的朋友在康復期間需要輪椅來代步;這些增進生活便利的輔具對大家來說是再平常也不過了。

智障者生死教育首航

作者: 
第一基金會編輯組



生死教育課程,製作生命樹卡片。


與企業、學校齊心推動生命議題
集體參訪陵場墓園不再忌談生與死


高齡化社會巨輪下,生活品質提昇、醫藥科技進步,智障者也日趨高齡化。國內智障者22%為45歲以上的中高齡人士,因著存活時間延長,以往智障者早於父母離世的情況逐漸減少,取而代之的是他們在人生晚期經歷親友與重要他人病弱或離世的失落經驗。第一社會福利基金會為協助這群中高齡智障朋友減輕失落不安感,特與金寶山集團、金寶軒禮儀公司、臺北護理健康大學攜手跨產業以及專業合作,開啟智障者靈性支持的契機,共同守護中高齡智障者的心理健康。

是避風港,也是另一個家

作者: 
崇愛發展中心教保員 趙旭慈


 

一個偶然的機會,看到第一崇愛發展中心在報紙上登徵求「志工」,我想,也許這是上天給我的一個機會,要讓我去服務別人的機會。來到這裡才發現,原來在這裡可以不需要化妝、不需要美麗,但卻擁有最真誠的心。這裡的孩子是我的服務對象,他們總會給我最直接的反應,而不是經過包裝的美言,生活的自由自在。我愛上這裡的感覺,愛上這裡的大孩子,更成為了這裡的教保員,讓我的朋友群感到十分的不可思議。

終於有了作夢的勇氣

作者: 
第一基金會編輯組


育成基金會穩定就業成長團體,提供心智障礙者職場及家庭生活支持與協助。


因為相信,我們看見無限可能

你無法量身訂做生命裡的各種情形,但你可以量身訂做面對那些情形時,自己的態度。(金克拉)

他們快樂,我就快樂

作者: 
崇愛發展中心夜間組長 關明英


我有一個31歲、罹患唐氏症的女兒,30年多前台灣資訊不發達,我不知道有「第一」這樣的社福機構,女兒有發展遲緩的問題,我只能自己憨憨地帶,也不敢讓她去上幼稚園,怕造成別人的困擾,等到學齡才將她送到學校的啟智班就讀,就這樣一路念到高職。

女兒國小、國中階段我跟在她身邊陪讀,並在老師推薦下成為女兒班上的生活輔導員,因為有這樣的資歷,當我看到第一經營管理的「崇愛發展中心」徵教保員的宣傳單,我鼓起勇氣去應徵,帶著過往學習到的照顧技巧以及身為家長的同理心,工作至今已經15年,轉任夜間組長也有10年的時間。

一趟充滿自我突破與反思的旅程

作者: 
手天使接受服務者傑明


我是傑明,一味從小全盲的視障者,感謝手天使團隊給了我這次接受服務的機會,如同標題所言,通過此次服務的過程,使我再次突破了過去的自己,同時也讓我反思自身的一些議題,可以說又更認識自己了。

首先,談談我的突破。由於小時候發生的那一件事,也就是在房間自慰被母親看到,以及後來轉移陣地到廁所,或許因為處理不當導致自慰後仍殘存精液的味道,導致妹妹有好一段時間不敢上廁所,讓我對於性這個議題產生莫大恐懼,不但不敢以較正向的態度來面對,甚至將自己壓抑,寧可不要讓周邊的人知道自己這一面。不過在性義工的引導之下,我發現從最開始的緊張與不安,慢慢的可以放鬆;當我知道所處的環境是安全的,不會輕易被他人看到,便能卸下心防,享受這樣的感覺,坦白說這是我人生第一次覺得性這件事原來也可以這麼美好!(照片圖說:傑明緊張的等性義工到來。江江/攝影)

分類:

把實務帶進教育裡

作者: 
手天使性義工依汎


這次手天使來小柏的地方好舒適好爽喔!可以整個人躺在地上聊天。


義工們在認真的討論,即將進行服務的流程。(vincent/攝影)

這是第一次服務先天的視障者,他能感受光線的明暗。跟以往服務的對象不一樣,因為他的學歷、工作和運動,就是一個常常會跟人有社交的人。跟之前服務的對象完全很封閉的只能在房間裡的不同,他常常去跟他人有互動。

我們聊很久,他為什麼來,他來不只是需要服務這件事,他是需要一個過程來去述說他以後要跟別人推廣的理念,所以我很開心。

分類:

重度視障者看見了性,豈止打手槍一刻

作者: 
手天使行政義工小易


對於手天使為重度視障者提供自慰服務,常常都會被問及一個很挑戰性的問題:「就算重度也好,視障者既然有手有腳,絕對有能力自慰,為什麼還要借用性義工的手去幫他們打手槍呢?」作為行政義工,我期望從視障者的處境中聽聽他們在性實踐上的障礙,從而思考手天使如何開啟先天失明者實踐性的空間。

當下傑明這位年青社工,我們先約定在捷運站出口碰面,我很習慣的伸出手肘帶他引路,在步行到服務地點的十多分鐘路程,傑明無所不談,他坦白告訴我,雖然天生沒有圖像、顏色、輪廓的認知,對於性的互動更沒有辦法想像,可是樂觀的他,還說比其他先天視障者幸運,至少他可以分別明暗度。聊到性愛這回事,他說總沒有資格以貌取人,與女生最為親密的接觸,從來只有手肘引路的觸碰,當時他表現很尷尬,因為他十分緊張,冒出來的手汗會沾著我的肘子,那時候,我看得出他骨子裏面有被渴望看見的需要。

快忘了這種幸福

作者: 
手天使服務申請者小折


今天手天使來服務
剛跟手天使見面心裡很緊張
她看我緊張她卻主動靠近我,
靠在我肩上陪我聊天


小折住宿的地方。vincent/攝影

幾年了都沒接近女孩的我,
身心障礙的我竟然有女孩願意靠在我肩上。
她是個很貼心很善良的女孩子!
她對我的一個小小舉動都在洗滌我的心靈。
雖然最後沒有射出來可是我並不失望
我反而覺得很幸福!

因為她讓我的心裡感到很窩心很幸福
多久了…我快忘了這種幸福感。
這再次證明生理的需求遠遠比不上心理的空虛。

今天來這的手天使你們大家辛苦了,
謝謝你們!雖然時間短暫
也再這希望你們健康快樂,永遠幸福^^ 

分類:

沒有地址的手天使任務

作者: 
手天使行政義工Vincent


我為這次手天使服務的主角取了個代號小折。他辛苦的人生,就像他在30歲前,蹣跚的柱著助行器行走,在緩慢的行走著中,還是雙腳不聽使喚摔了一大跤。小折今年31歲,我期望小折的苦難人生,在骨折痊癒後告一段落,接著是另一新的有希望的人生。就像手天使的服務完他之後,小折這個名字,就不復存在,而他用他本名的繼續他的新人生!一個他期待的『幸福』生命。


以我在小折住處附近拍攝的這張照片,祝福小折在艱困環境中,仍能找到幸福!(vincent/攝影)

分類:
log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