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報導

  • 單側聽損兒母親的擔心與煎熬

    單側聽損兒母親的擔心與煎熬

    7月17日我又拖著兩隻小鬼上了台北,很多次的舟車勞頓,就是為了我們家淨姐!(註) 今天在衛福部門口等待開會結果時,我焦急 […]

    繼續閱讀
     
  • 差點拿到諾貝爾獎

    差點拿到諾貝爾獎

    我是先天右耳神經傳導有問題完全聽不到,左耳聽力正常。我那個年代還沒有新生兒檢查,小時侯父母的教養是放牛吃草。其實如果跟我 […]

    繼續閱讀
     
  • 獨自走過30個年頭

    獨自走過30個年頭

      問起單側耳朵聽不見的原因,鄭文雅淡淡地說:其實我從小跟一般孩子並沒有不一樣,是到了五、六年級時覺得怪怪的, […]

    繼續閱讀
     
  • 請給單側聽損兒一線希望

    請給單側聽損兒一線希望

    我是單側聽損兒的母親,單側聽損是什麼?在我還沒生孩子前我也不知道有這名詞,更不曉得少一個耳朵是什麼感覺,或有什麼不方便? […]

    繼續閱讀
     
  • 為了孩子堅強

    為了孩子堅強

      2015年2月滿心歡喜地期待二寶的到來,在出生那一剎那內心相當澎湃孩子終於平安來到了這個世界,但這個喜悅卻 […]

    繼續閱讀
     
  • 如果我們側耳傾聽,不難聽到弦外之音

    如果我們側耳傾聽,不難聽到弦外之音

    很久以前我生病了,因為過度疲勞,身體抵抗力不好,所以耳朵受到病毒感染,造成內耳感覺和神經細胞受損,眩暈情形持續很久,有一 […]

    繼續閱讀
     
  • 充滿堅靭生命力的寶貝

    充滿堅靭生命力的寶貝

    文/萱萱的媽媽 萱萱在媽媽肚子裡時,就開始了不一樣的人生,在24週時做產檢,發現了萱萱有異常,對我們來說是晴天霹靂,那晚 […]

    繼續閱讀
     
  • 把斑駁的日子活得璀璨

    把斑駁的日子活得璀璨

    文/沈映瑄 早晨的陽光滲過百葉窗在臉上蔓延開,一個羅浮宮拱型的伸懶腰,張開整天序幕;於常人而言索然無味的生存,眼眸中,看 […]

    繼續閱讀
     
  • 找到生命的價值

    找到生命的價值

    文/楊心妤 我從出生開始就有輕度的先天性心臟病,所以身體比同年齡的人還虛弱。我第一次開刀時是在剛出生七個月,時常要回醫院 […]

    繼續閱讀
     
  • 「歡心鼓舞」運動會 心臟病童挑戰體能

    「歡心鼓舞」運動會 心臟病童挑戰體能

    文/中華民國心臟病兒童基金會副執行長 花玉娟 「鼓勵心臟病童依體能分級做適度的運動」是基金會長期推動宣導的活動,連續15 […]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