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自走過30個年頭

一個女人傍晚在海邊的背影

Photo by W A T A R I on Unsplash

 

問起單側耳朵聽不見的原因,鄭文雅淡淡地說:其實我從小跟一般孩子並沒有不一樣,是到了五、六年級時覺得怪怪的,有一隻耳朵聽電話聽不見,跟阿嬤講阿嬤也不了解狀況,跟父母求助,父母覺得小孩子亂講話,沒有理會……。

那是段台灣經濟起飛、父母忙於工作,怕孩子輸在起跑點上而嚴加教養的年代,父親對她成績要求嚴格,每次開學前就買了一堆自修要她開始抄寫,如果考試分數不到要求就會被打,她懷疑右耳就是那段日子被父親打壞。

但更讓人挫折的是,她向父母求助了許多年,父母因為不知道怎麼辦而選擇不理會,她獨自面對上課聽不見、聽不清楚卻又得不到幫助的日子。終於國中時母親帶她去醫院做檢查,但那時聽覺神經已經壞死,沒有補救方式,母親叫她不要讓別人知道她聽不見,而父親依舊只在乎她的成績。

問起人際互動狀況,她說想不起來從什麼時候開始,原本活潑外向的自己變得安靜,可能因為單側耳朵聽不見,同學叫她、要找她說話、一起玩她都沒回應,漸漸地同學也不再找她,她也因為母親的再三告誡,害怕一起玩的時候聽不清楚而被發現,於是一個人獨處的時間開始增加。

母親的告誡對她影響相當大,一直到現在40歲了,她依然沒有辦法放心地讓身邊的朋友、同事知道她單側聽損的情形。即便在大專求學時,有幾位好友在期末考前會把整理好的筆記借給她唸,她依舊不敢讓幾個好朋友知道自己的狀況。

回憶起無法繼續升學的原因,她說每次上課時都很緊張,尤其英文課最吃力,想到專科畢業後若繼續升學,全程英文授課,她不知道是否還會有人願意把筆記借她,求學過程一路走來身心俱疲,於是決定放棄升學而開始工作。

單側聽損者雖然外觀看不出來和一般人有什麼不同,但在吵雜的環境裏辦識聲音的能力差,因此在選擇工作上也受了很大限制。鄭文雅提到,她挑選工作時多以小型辦公室為主,不能是太吵雜的環境,而且,她進一步說,只要求職履歷上誠實告知自己單側聽損,結果就是連面試機會都沒有,因此她學會什麼都不說。

談起最近幾年單側聽損朋友們團結起來發聲,要求衛福部給予身障資格或福利,她表示,身障資格對她們來說,在有身心障礙者定額進用的公司會有很大的幫助,或者參加國家考試就可以符合資格,至於身障福利,帶著一耳聽不見獨自走過30個年頭的她提醒,其實周遭的人對單側聽損者的友善,才是最大的幫助。(文/Debra)

 

Tags: ,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