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樣眼光/異樣身體』講座後記

文/手天使女性面談義工黃雅雯

照片/黃雅雯提供

異樣的定義是什麼?大眾認為的異樣準標是什麼?障礙者因為障礙的身份,所以體態無法進入框架(也永遠進不了框架中),但肥胖身體也同樣被排除在標準之外,抓住了所謂的"非主流"身體的議題,我們在2017年12月16日舉辦了這場座談,邀大家來聊聊各自遇到的狀況。

身為障礙女性,要怎樣看待自己的身體?包括自己的體型,體態,姿勢…等,從小就接受主流意識的我,坐輪椅前跟坐輪椅後也有不同的經驗,對自己的身體總是不看不想不聽的。之所以如此,往往取決於社會大眾的眼光,矛盾的是,從小就自知無法符合主流的美感,在談到身體意識及美感等主題,為了保護自己的心情,往往就是轉頭不看,不談,將自己包裹在強大的自尊心,總覺得這是一件不重要,也不需要認真對待的議題。

年紀漸增,發現一直認為不重要不美麗不需要不值得的這些,藏在心裡深處,時不時的就會出來戳一下,彷彿卡在喉嚨深處的魚刺,總是會讓你覺得彆扭,一直到加入手天使。

每個月的例行會議中,除了手天使服務對象的"性"議題,也衍生出更多的討論。因為覺得障礙者的性與輔具很相關,所以辦了性輔具活動。而討論到障礙女性的性與打扮的關連,手天使辦了礙美愛美活動。想打開障礙者對性的視野,今年挑戰了性教慾,一件一件的,總讓我覺得,其實這些不想不看不聽的事,竟也是有人在認真對待的。

異樣身體活動,也就是在這樣的脈絡中發展了出來。活動過程中,我發現其實自己在不自覺的狀態下,也被主流標準洗腦的十分徹底,而且要求自己必需符合主流社會的標準來走。所以粗壯的掰掰肉要儘量隱藏起來,穿寬鬆的衣服以讓自己的身體看起來是左右平衡,一定要穿有鋼圈的內衣才能讓胸部高高挺起…在活動中抛出這些題目,發現其實大家都面臨一樣的處境,只因為各自障礙程度的不同而有不一樣的結果。而肥胖,卻是不管障礙或非障礙者都會面對的污名,常常開玩笑的說,除了障礙者身份,肥胖的我因為社會的污名對待,也可以再多領一張障礙手冊,不同的是,台詞轉換為:你都不方便了,怎麼還容許自己變那麼胖?

究竟這個社會有多麼不能容忍異樣呢?從J今年在同志遊行中的照片說起,肥胖身體所受的攻擊如此巨大,活動中J娓娓道來從照片被大肆批評以來的心情,令人感慨。這天的活動,參加的朋友們分享了自己的經驗,也讓我經驗了一場相互支持,包容異同的小小社會氛圍,期待這樣美好的感覺可以在很快的未來,成為生活的日常。(作者黃雅雯為手天使女性面談義工:不正老妹,又名海幹法師,本文轉載自手天使,感謝手天使慨允轉載)

 

Tag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