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活動】單側聽損者社會生活處境

 

一般人對於單側耳朵聽損可能造成的問題並不了解,總以為還有一隻耳朵可以聽差別不大,事實上單側聽損可能會引起頭暈、造成注意力不集中、平衡感不佳、在吵雜環境無法辦識聲音來源、聽不清楚聲音內容而無法與他人溝通等。

由於單側聽損未符合身障資格,使得這群朋友無法取得障礙相關資源:就學中的孩子因為沒有障礙資格而無法申請學校輔導助教、無法申請昂貴的助聽器補助等,也無法成為企業裏定額進用身心障礙人員,但是據民調資料顯示,超過八成的民眾認為單側聽損者應該要能取得身障資源,以獲得就學、就業、社會生活的保障。

單側聽損者外表雖與一般人無異,但在社會生活中卻獨自承擔不為人知的辛苦,我們整理了許多單側聽損者的生命故事,希望您可以一起來了解、一起為他們加油打氣。

 


專題文章

單耳聽損議題民調結果

2018年6月29日~7月1日電話民調結果,超過4成受訪者並不了解單耳聽障者在實際生活中可能面臨的困與危險;超過8成的受訪者贊成「發放身心障礙證明給單耳聽障者」讓單耳聽障者在求學、就業上有所保障。

 


為了孩子堅強

政府對於單損這塊似乎沒有任何資源(補助)可協助,連醫生好像也認為還有一隻耳朵就夠用了,但隨著孩子越來越大問題卻一一呈現出來,兒子現在兩歲五個月了平衡協調性很差,辨別聲音音源有困難,所以無法清楚知道聲音來自哪一個方向,在馬路上可能造成安全問題,口語的學習也比一般孩子來的慢,我想這些都跟單耳聽損有極大的關係。

 


獨自走過30個年頭

單側聽損者雖然外觀看不出來和一般人有什麼不同,但在吵雜的環境裏辦識聲音的能力差,因此在選擇工作上也受了很大限制。鄭文雅提到,她挑選工作時多以小型辦公室為主,不能是太吵雜的環境,而且,她進一步說,只要求職履歷上誠實告知自己單側聽損,結果就是連面試機會都沒有。

 


差點拿到諾貝爾獎

要對正常人解釋單側聽損的不方便,一般人很不容易理解,除非是身邊親近的家人朋友或是醫療人員,才可能在日常生活的互動中多少可以體會,畢竟大多數的人都認為還有一邊聽得到沒差,生活上也只會認為你是遲鈍或是比較自閉。

 


請給單側聽損兒一線希望

我女兒1歲半我們找雅文基金會評估是否需配戴輔具,到了孩子1歲8個月時我們尚未排到評估,只是抱持嘗試看看先試戴5-6萬元的助聽器,不管有沒有效果,只要能有一絲改善希望,我們願意付出時間、金錢,幫助孩子在學習的道路上少吃點苦。在公托上課時,孩子因右耳聽不到,且教室不可能時時保持良好教學的品質,我女兒總是以觀察其他同學的動作而跟著做,自從配戴助聽器之後,老師反映給我們的是,孩子的狀況比以前好多了,至少從右邊呼喚她時,她聽到會回頭找聲音。

 


我接受這樣的自己很久了

國中畢業到台北榮總耳鼻喉科檢查,醫生檢查結果左耳聽覺神經失效,除非裝電子耳,但我的右耳狀況ok,就沒有作後續治療。後來考上心中目標的護校,但卻因為左耳問題,無法如願赴學而進了國四班再考一次聯考,讓人相當沮喪。

 


單側聽損兒母親的擔心與煎熬

這五年來,我一直跟自己說,把淨姐當成一般正常的孩子來照顧就好,但是隨著她越來越大,進到學校開始,從學習、人際關係、生活狀況,一直一直有好多新的問題出現!為什麼單側聽損的族群要出來爭取身心障礙資格,不是我們好好的人不當,要當殘障,事實是這些失去一半聽力的孩子與成人,真的是被社會福利給遺忘了!

 


如果我們側耳傾聽,不難聽到弦外之音

從求學到就業遇到的問題,以及對未來聽力退化的擔憂;聽到車子接近,不知道車子是從哪個方向來、無法清楚辨識英文的發音、在吵雜與多人的環境下我聽不到有人低聲跟我說話、還有不自覺講話會愈來愈大聲、擔心未來無法負擔助聽器的昂貴費用等等。人際孤獨也許是最大的壓力來源之一,有可能是朋友疏離,或是到了職場工作又要因為聽不到被誤會,現實與人際關係,這就是我們所遇到的事。

 


其他主題活動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