丟掉支架,為自己迎接性福


手天使的出現,無疑為身障者的性,精確的說,是身障男士的性找到了一個出口,但身障女性的性,甚至還不至於到性,單是女性障礙者的情慾議題難道不是一個更需要關注的題目嗎?

在這個恐同恐性恐障礙的社會中,身為一個障礙者莫不抱著「感恩的心」過著日子,舉凡路人莫名其妙的在捷運電梯上深情的看著你,讚嘆著說:你好勇敢~或是在路上突然的塞進一百元鈔票要你好好過活,此時只能深吸一口氣,然後用牙縫擠出一絲絲的謝謝,將滿口的髒話吞回去,省得被人說身為障礙者不懂得感恩,沒有為身障者立下良好典範。

至於情慾這件事,就只能放在心裡,藏在褲檔裡,一輩子掏不出來,見不得人了……

障礙者有沒有情慾的問題,已經被列入翻白眼,不屑回答的問題了,至於小兒麻痺女性是否陰道也無感更是翻白眼問題的進階版,每每遇到這些討論,總覺得自己如同網路上自述的小學老師一般,覺得自己上輩一定殺了人,而且殺錯人,才會在這輩子、在這個問題上永無寧日的打轉。

這麼說吧,小兒麻痺女性不僅陰道有感,而且會有高潮,說得更明白一點,我們也想打炮,因為脊椎側彎的關係,所以體位能多變,能嚐試各種你想不到的玩法,開心的很,但是,在脫下外衣前,這個競爭激烈的人肉市場卻也現實的將我們打入肉渣之列,除非付出比一般人十倍的努力,誓言不炮不歸,不然自己的情慾也只能自理了。

但是要怎麼說清楚自己的情慾這件事呢?在人肉市場的弱勢一定是因為障礙的身份嗎?這麼說吧,在遠古時代,約炮只能透過某交友網路相約,為了增加成功率,一開始得先「保留」一部份隱私,不告知身體狀況,相信見面後,一定會讓他覺得我是一個「用過才知好」的好貨色,不過沒有事先告知的結果,往往都是被放鴿子的下場,後來,為了我日後的「性」福著想,約炮前就先「誠實以告」身體狀況,沒想到從此就一片空白,連見面的機會都沒有,結論是,身障女性約炮這條路從來沒有成功過。

那身障者要怎麼在人肉市場裡取得優勢呢?一再的保障自己有高潮、配合度高,想來也是無濟於事,往往在一群閨密在大談性事的時候,總會有貞女跳出來說:你們怎麼要把青春浪費在這種事情上呢?像我,活到這麼大把年紀了,也不需要性來滿足我的生命啊,我們不要讓別人看不起…..balabala(後面就都沒認真聽下去了),現在想想,到底是因為無法捕獲「炮友」所以不得不青燈伴我佛,還是真的不需要,當時真應該問清楚的!

身障者的情慾怎麼說呢?勉強說的話,其實只是希望可以在爭取各方平權時也爭取到性的平權,不需要特殊看待;上了床不代表必需從此負責我的一輩子,老實講,若是你的表現不良,老娘也是要一腳踢開你的,不要老是問我是不是第一次,老娘第一次時你可能還在舔棒棒糖……這些話要是出自一位F奶,24腰每天在網路上PO嘟嘴的女神,下面的留言一定是:「哇~好有種,我也要試試」等大受歡迎的留言,若是同樣的話出自一位身障女性口中,是否會引起弱弱相殘,或是衛道人士來說一篇大道理,要你回頭是岸之類的(注意!是不會有人膽敢對身障人士口出惡言的)

於是,我成了在這個問題裡追著自己尾巴轉圈圈的小狗,所謂的平權不是一體適用於所有人嗎?那麼,身障女性的情慾該怎麼辦?

12月,算是踏出了小小的,實驗性的第一步,我們借了一個場地,請來情趣用品大師「潤滑液男孩」來跟障礙者介紹各式各樣的情趣用品,女生怎麼靠自己及用品來讓自己開心,不同的用具怎麼使用,有什麼優缺點,介紹的十分詳細,無疑是為身障女性開了一扇通往解放之路,於是我有了初步的解答,身障女性的情慾,就從「自己來」出發吧!
 

相關連結

 

Tags: , , , ,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