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慾的美麗與掙扎


鐵銹壁上出現Sex的文字。攝影/ Henning Mühlinghaus於2014年11月30日參加「幸撫聚展」討論會,很榮幸與各位前輩們相見歡,剛踏進去時,看到Vincent/于濟二人在裡面,和老朋友們見面是件很開心的事,帶著我原先的期待與好奇心來學習一項「性權」的新知。

看了影片後,啟發了我很多不同的角度來看待身障者的各項問題,例如自殺、性自主……等,以前的我看事情都很單一角度,父母教什麼我就聽什麼的「乖乖牌」,從小總被教導「殘而不廢」、「樂觀進取」、「要唸書未來才有前途」……等等,但從來沒有人在意我長大了,雖我是肢體障礙的人,但我也是一位女性,青春期時我和一般女同學一樣,對愛有好奇、有美麗的幻想,當然也會有性幻想,可是父母從不在我面前提及這種敏感問題,或許師長、父母們也不知該如何教我吧?所以大家都把我當成「無性的身障小女孩」在豢養著,只要我能活著沒有生命的危險就好了,兄弟姐妹及同學們也沒人關心我的青春期,好像我不會有任何性愛方面的需求似的,我也就這樣活了37年了,男人似乎也把我當成是保護及協助的一位弱勢朋友而已,不是愛情,而是同情。

當天下午看了許多前輩們的示範,性輔具活生生的在我眼前展示,忽然間我覺得好不真實的夢境般,這些東西我都是在網路上偷偷曾經看過的,從來沒摸過它們,在家裡更不可能會出現,因會有強大的長輩壓力存在。看到智偉/Vincent/玟玲/柏屼等等前輩們的分享與示範,他們真實的拉著我的手去感受這些「違禁品」,好害羞喲!雖我沒有臉紅,但內心真不好意思,前輩們的分享與示範,除了感到不可思議的新鮮感之外,也帶給我另一個層面的思考,為何這些「違禁品」卻在我37歲時,才真正摸到、看到它們在我眼前呢?這些不是應在一般人20歲就能摸到且使用它呢?而我卻整整晚了一般女性有17年的時間才真的相信並看到原來「性愛的情趣用品真的存在生活中」耶!在歡笑聲中學習了很多新知,也認識了香港來的易小姐,和帥哥及美女們合影後,我帶著滿滿的新知回家「面壁思過」去囉!

現在讓我來反思諸己,身為一位先天性脊椎側彎的女性,在性權上我有多麼的無知與渴望性愛的幻想吧!

其實我在國小五、六年級時,就會暗戀班上男生,當然這是不能講的秘密,放在我的心中而已,看到電視上的男明星,我也很喜歡,但無法去追星,只能在電視上看,心中過過乾癮而已,到了國中,依然是如此,心中比誰都明白,自己外貌,沒有人會喜歡自己的,一切的心事只能放在心底,就這樣日子過去了,一直到國三某一天下午,大弟的色情書刊被媽媽及家人們發現了,當然大弟被父母罵到臭頭,他可以正大光明的叛逆,而我則偷偷的潛進他的房裡,偷看這些色情書刊,被妹妹們發現時,我還死不承認,狡辯著自己要了解弟弟的腦袋在想什麼,天知道啊!我也想看什麼是色情啊!什麼是男女的性愛啊!這些都是未知的旅程,誰不好奇呢?當然我偷看這件事,老媽並沒有責備我,因我和父母是同一個立場的,而可憐的大弟承受著家人的責難,而我則順便偷看色情書刊而沒受到長輩的指責,嘻,我很聰明吧!?

當性愛圖片活生生在我眼前出現時,我和一般女孩一樣,會有生理反應,會興奮、會臉紅……等等,只有自己心中明白那樣的感覺,但隻字不能提,不能對任何人說,害怕會招來責難聲。看過這一次後,我便進入高中了,當然一切還是放心底,色情書刊也沒有再看第二次了,畢業後踏入職場,一直為家境不好而忙碌,被家計壓力追著跑,緊接著家母及我去開刀,這些現實生活的壓力讓我完全忘了性愛這件事,更忘了自己有性慾望……等等。

等家中經濟稍微穩定時,我開始學習上聊天室,開始約男網友見面,當然這樣做有風險存在,但我也有自己的原則,例如晚上不赴約、地點會約在自己熟悉的地區,吃飯喝飲料各付各的等等,因自己會騎機車、用拐杖行走一小段路,行動與經濟算有小小自由權,這其間也有遇見好人,也有遇到看不起我的人,甚至遇到想要一夜情的……等等,不過都因我的外在樣貌及交友原則下,沒有出什麼大事,也有部份男網友很善良,我會帶回家中,父母也都認識他們,但一切都僅止於一般社交關係,無法進展到親密關係這一步,雖這些男網友們後來一一離開我,但我仍感謝那一位開車帶我去新竹玩的男人,他沒有嫌棄我長的醜,還開車帶我去新竹綠世界玩,推輪椅推一整天還讓他不小心受了小傷,但他講了一句令我很感動的話,「既然都帶妳出來了,一定會讓妳玩到且看到一切」,當有表演時,他一直要別人讓個位子給我,就怕我看不到,當有台階時,他找別人抬我下去,反而我一直說不用,太麻煩了,他則堅持帶我下去,只有他令我一直感念至今,一位素昧平生的異性朋友能做到這樣,實屬難得啊!非常感謝他,我更祝福他未來能找到好的人生伴侶。

但我也是女人啊!以前的我一直想找個歸宿,因我一直認定自己只有外貌差,其他方面我並不遜於一般女人,我有唸書也有工作五年以上了,為何我不能去結婚生子呢?我的內心裡充滿問號及不滿,故網路聊天室交友還不能夠滿足我,我便開始去算命,拜月老廟……等等,反正一般女人會做的事我通通做,也會去買化妝品及香水來使用,去打耳洞、穿裙子、留長髮……等等,我不是沒有努力過,但月老的籤詩及算命師都告訴我50歲過後再說,或多陪父母幾年吧!就這樣,經過自己多方努力後,仍不如己意,漸漸的,我放棄了追逐婚姻這件事,真正覺悟一件事,有些事不是自己付出行動努力了,就一定會有所回報,尤其是愛情,以我的外貌真的好難,再加上自己也算是高知識兼死腦筋的人,很難有令我滿意的對象出現,即便有出現過,對方的選擇也絕對不是我。

後來近三年認識了君潔他們,自己也買了電動輪椅,更到處去台北市的NGO上課,也和部份身障朋友們聊過天,愈是知道愈多事,我對婚姻的慾望就愈降低,我並不想去配合某人的思想與作息時間,因那會令我不自由,尤其是我在搞倡權這一塊,有哪位男人受的了自己的另一半覺得倡權比家事更重要呢?但若有人問我,我有沒有情慾?當然有,因我是女人,若問我有沒有性慾及需求,當然我有,只是有需求不代表一定要做愛,在現今的台灣社會仍是保守的,很不支持身障者有性自主權的存在,這需要靠我們來一起推廣出去。若問我有沒有看過A片或A書?當然有,只是要把房門關起來偷偷看,聲音關掉或戴耳機,不要被發現,總之不可在家中光明正大的看,即便我成年了,我都沒有勇氣在客廳光明正大看這些東西,家中也有侄子們,更不適合在公開場境下看這些片子,若問我有沒有做自我安慰的事?當然我曾經做過,只是不知做對或做錯而已,更是不能對任何人講、不能提,因怕一般人對我有負面評價或有不當的想法投射在我身上。

現在我寫出來,只想喚醒父母要正視身障女兒的性權,盼望台灣的社會能再進步一些。若問我想不想與男人做愛?當然我會想,但目前的我不會付出行動,因一來我沒有遇到自己心中真正要的白馬王子,當然我要求的條件不算低,二來自己的外貌及各方面能力不足,即便招來白馬王子,我留不了對方太久,應該說自己的觀念太守舊了,在外貌這件事,內心仍算自卑吧!?唉!總之很矛盾的我,既期待又怕受傷害,或許自己的經濟能力仍不達一定水準,或許自己的成長仍是不足的,或許害怕社會公共評價與眼光,或許自己缺乏勇氣,或許自己不能為自己的行為負上完全的責任……等等,有太多太多的或許,我都不一定認識自己了。

或許等我哪天想不開時,就會做愛了吧!?在台灣社會中,身為一位障礙女性真的很壓抑,壓抑到不能說不能做,只一生單身,維持著處女之身到進棺材那一天居多,若想做愛的障礙女性,只能偷偷在台面下做、結不了婚,所以同居或搞一夜情的身障女性不在少數,若能和另一半談婚姻的人算是幸運兒,若能和一般男性結婚的身障女性更是少之又少,是超級幸福的女人。

身障女性的性自主權,真是無解又難解的習題,我也不知自己該如何做最好,只能繼續追帥哥拍拍照、尋求自己當下開心就好,其他的就真的隨緣且隨風而逝吧!呵……(作者何秀君臉書)
 

相關連結

 

Tags: , , , ,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