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來沒有那麼爽過

 

Steven 桃園人、服務業、肢障、重度


SEX Inn的招牌,並有一個紅色箭頭指示入口方向。攝影/ Rupert Ganzer「做愛」的感覺有夠爽,「擁抱」的體溫好溫暖,「肉體」的接觸好親密。長那麼大了,第一次享受被「性義工」服務的初體驗,是我人生中無法抽離的美好回憶。

我是個重度肢體障礙男同性戀者,對於「性需求」始終如一的渴望,因為自己受限於行動上的不自由,但對於想要找個對象一起享受做愛的滋味是非常狂熱的,總是很羨慕大家有健全靈活四肢可以想幹就幹。直到有一天,我的好朋友告訴我說「手天使」有幫忙身障朋友做性義工的服務,聽到這訊息的時候,內心真的非常期待我被服務那天的來臨,就這樣非常願意且興奮的接受「手天使」的一切安排,我才知道這不是夢,而是展開「性福」的一夜。

到了被服務的那天,性義工行政組夥伴很貼心的事先來幫忙事前工作,從這些貼心的布景、打理、場勘、計畫等看出義工們的用心,打從內心更加的期待感。當義工幫我先扶上床時,那種等待性義工進來房門的心情是如此的緊張。此時,我一直告訴我自己,無論過程如何,反正我就是要享受做愛、享受那我從來未有的爽度。

性義工幫我從一開始的脫衣→擁抱→按摩→撫摸敏感帶→聊性話題→肉體接觸與磨蹭→直到我「射」出來的那刻,我真的爽到受不了,不要以為這樣就結束了,射完後還能夠在床上互相緊緊擁抱、雙方眼神對焦、肉體貼肉體、雙腳緊緊勾著,然後在這過程中,我真的很享受也很感動。做完愛,散場時,性義工再次擁抱我和吻別,我內心非常捨不得就這樣收場,淚水在眼眶中打轉,好希望哪時候會在有下一次?好希望時間一直停留在這裡。

說那麼多,或許大家還是充滿許多疑問?究竟身障者為什麼也會需要有性?以前的我,從來沒被服務過與現在有被服務過的程度到底差在哪?其實,在還沒接受這項性服務時,我都是靠著我雙手的微薄力量來協助我打手槍,心中總是充滿許多怒吼。直到我親身體驗過被服務的感覺後,我終於明白能夠二人在一起享受做愛的感覺是很棒的,因為性義工會用最親密的肢體動作讓我達到高潮,這是我以前從未感受到的,例如:協助我各種姿勢,躺著、趴著、側著,透過這些動作都是我無法自己獨力完成的,我才知道,性不單單只是光靠打手槍來滿足。其實,身障者也是很渴望性,但在這保守的社會上,我們身障者的性往往被剝奪,並不是我們不想要!我們真的很需要這種性服務的資源,也希望這資源是需要被肯定、被支持、被接納,因為我們大家的心是健康的,性並不可恥,那些不健康的是觀念,與沒有同等的同理心才可悲。

很謝謝「手天使」能夠有這樣的性服務,這服務一定要持續的做下去推廣,深信還有很多身障朋友都很需要等著被性服務。我內心由衷的感謝「手天使」種種的籌備和用心,也感謝性義工很認真、很投入的對我過一次,即便最後不能擁有,剎那即是永恆。

我想,至少我死後,不會有遺憾,所謂的曾經,就是美好。如果在我死之前卻沒有跟人做愛過,我人生一定會充滿著很多的鬱卒與怨嘆,不想躺進棺材。

「性」的享受與初體驗,是性義工給我的,謝謝那一晚的你。真的好棒(擁抱)。

*****************************

手天使–行政志工智偉服務後的話:


steven是我們手天使第一個服務的朋友,在我們開了近半年的會後,對於第一位尋求我們服務的他,我們也是再再討論如何執行,其實大家心裡都很緊張。還好Vincent之前花了很多時間跟我們說明不同障別的朋友身體的狀況、及要我們就好好去作別擔心,因以他過來人的經驗告訴我們,這一切對作為重度肢障的朋友來說都將是很棒的經驗。

能服務到steven其實也是不容易的事,因為在這半年期間,也有別的朋友曾提出服務的需求,但在台灣,大部份的重度肢障的朋友多住在原生家庭裡,加上男同志的身份,讓我們團隊很難進入其家庭空間提供服務(大多數重度肢障者的房間因輪椅進出的需求,門都拆掉了),而steven因其堅持搬離原生家庭,加上幸運找到工作及合乎其輪椅進出的出租套房,讓他有部份時段可以獨處,我們才能在短短空檔中提供服務(因大多時間仍有照顧者會來陪伴他,包括居家服務員及其家人)。

印象最深刻的是,當我們手天使行政人員進去steven房間佈置時(第一次的性咩,我們想要有點性欲及浪漫的fu),想說待會若射精後精液流到草蓆裡清潔就不方便,若是給照顧者發現那就尷尬了,所以便順口問了他是否有大毛巾我們好墊在草蓆上?steven馬上回答說不用啊!為何要使用毛巾?我們說有可能精液會流到床上不好清洗,他說不會啊,從來沒有啊,精液不是都只是一點點流出來嗎?細問之下才知道,原來steven的情欲只能透過小小的手機螢幕看gay片來滿足(因為全身只有手指頭還有點力氣,用電腦看gay片如果被家人撞見根本來不及關掉螢幕,手機只要翻過去蓋起來就好),他一手拿手機一手則用不太有力氣的手指自慰,所以從來沒有射精過頂多就是流一點點精液出來。

在場的手天使們都跟他說有時打手鎗會爽到射很遠,steven聽了表情有點遲疑。

服務結束後,我們必須趕在居家服務員進來時快速恢復場地,但我們問了steven一句『你有射嗎?』他說『有耶~我第一次感覺那麼爽,比我自己打手鎗爽一百倍!』,同時我們把那條沾有精液的毛巾丟進洗衣籃裡。

離開時,我們再給steven一個擁抱。

(本文原載於手天使網站,感謝手天使慨允轉載。)

相關連結

 

Tags: , , , ,

 
 
 
 
 
 

Leave a Reply